The Sky Is The Limit - 緣份無邊界
Release Date:
Production company(s):
Description:
周國正成長在單親家庭,其母周麗英年少無知,和一偶像明星發展了一段霧水情,懷了國正,麗英為了維護偶像前途,沒有把事件張揚,暗下把國正生出來,時麗英只得十六歲。及後,為免受到外界歧視和非議,而影響到她和國正的將來,麗英和國正在外便以姐弟相稱,回到家裡始表露二人母子關係。

國正人品不差,亦重情感,只是胸無大志、做事欠衝勁、但求安穩不求進步,覺得生活簡簡單單最是幸福,麗英則是大情大性,性格衝動,在大笪地賣玉器,為了生意,練得一把三寸不爛之舌,甚吃得開,二人性格正是一個慢郎中,一個急先鋒,常有衝突拗撬,天生一對歡喜冤家。

國正時年三十四,還是一副吊兒郎當性格,每份工作都做不長,愛走「精面」。五年前正又告失業,麗英不屑其懶懶閒態度,二人大吵,麗英更指風國正必淪為賊,國正不憤,一氣之下走去投考警察,因國正互體格奇好,終被取錄,成為「高齡新紮師弟」。國正工作態度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,工作壓力越少越好,所以他不望升職,但望小心保住junior PC崗位直到永遠!

國正對朋友雖不至偉大到義無反悔,但也不會多計較,國正十多年同窗兼好友劉敬強,一個超級理想主義者,決定移居沙頭角教書,搬屋當日,國正捱著倒下的睏眼,幫之搬屋。想不到國正反越幫越忙,開罪在沙頭角地位舉足輕重的簪福鈿和尹添水,把爛撻子留下敬強獨個應付。國正住慣市區,習慣夜夜笙歌,對於樹多過人的沙頭角甚不適應,為幫敬強而留宿一夜,簡直度日如年,國正發誓永不再踏足沙頭角。可惜事與願違……

某日,國正與幹探李大志發生誤會,國正無意間破壞了太志捉拿賭波黨的行動,二人發生衝突。上司大為氣憤,警告國正若再工作散漫,再生麻煩,便調派他守沙頭角。國正聞沙頭角而色變,決定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豈料,國正首次「啲起心肝」奮勇捉賊卻遇上意外,大賊逃之夭夭,上司決定把國正調入沙頭角接受鍛鍊。

國正被調入沙頭角,可說是裡外受敵。工作上受女督察呂秀琴嚴厲督促,接受地獄式訓練,且仇家大志還是自己的同僚,國正苦不堪言。在外,添水等村民亦經常刁難國正,還有一粒真正的災星---金蘭。國正發夢也想不到,一個小小的沙頭角把他的下半生完全倒轉過來!

簡福鈿是沙頭角原居民,在中英街設鋪買時裝。在外,福鈿是堂堂大男人,一家之主,但回到家,卻被兩個女人鉗制,一個阿媽尹添水,一個老婆談鳳凰。婆媳關係本來已經很不協調,加上寄居其家的表弟簡福欽從中搬弄事非,添水和鳳凰關係更惡劣,福鈿在夾縫中左右做人難!

福鈿待母至孝,唯一反對添水是要娶鳳凰為妻。鳳凰父母早逝,鳳凰自力更生,幾經辛苦總算捱到師範畢業。由於外面市區生活費高,鳳凰決定跑回祖居沙頭角,在當地執起教鞭。鳳梨生得幾分姿色,狂蜂浪蝶裙底團團轉,添水認為鳳凰水性陽花,甚為不滿,誰知自家獨子福鈿偏愛上鳳凰,添水不想母子決裂,最後只得應允,但鳳凰始終添水眼裡一條刺。

時至今,鳳凰已是一校之長,平時和一般師奶無異,外幣、樓花、股票樣樣染指。添水多年來依然處處針對鳳凰,看準鳳凰校長身份,在外面要顧及「形象」不敢「反抗」自己,便常常刻意在人前扮出一副假民主,要鳳凰做東做西,鳳凰雖在人前不能反抗,但返到家中就一於「你吃臭豆腐咩!我就吃榴鏈。」抗衡到底!福鈿咬實牙根擔起「中間人」崗位,既設法安撫鳳凰,同時施計希望添水摒棄成見接受鳳凰,夾在二人中間肩負平衡工作。

福鈿和鳳凰養有一女一子,長女簡連弟和幼子簡耀宗。耀宗天生乖巧惹人愛錫,口甜舌滑,甚懂討添水歡心,其實背後卻是精力過旺,不務正業,貪威識食。耀宗中學畢業後便藉言進修設計,跑出市區獨自生活,游手好閒,夜夜笙歌,恃著有添水溺愛,經濟不愁。鳳凰偶而突擊察訪,唯耀宗古惑多計次次瞞天過海。

連弟性格懦弱內向,卻天生惡巴巴的辣妹樣,別人都以為她又奸又壞,哭著面都是不懷好意,對她甚為偏見。尤其是添水對連弟更是討厭。事緣當年添水揚言鳳凰第一胎必是男丁,後來卻走了這個女孫出來,添水覺面子被損,所以怒氣便發在連弟身上。

連弟愛讀書,但考不上大學,順理成章在福鈿鋪幫手。連弟不想就此困在沙頭角,一直希望看看出面的世界,幾經懇求和鳳凰幫口下,終獲淮出市區工作。

連弟在市區結識了夏念祖和其養父夏太平。太平廿多年前移民外國,因緣際會成為富翁,這次帶念祖回港,其實是想安享晚年。念祖原是孤兒,得太平收養,撫養成人,但念祖為人花弗貪規、不學無術,太平不想念祖終日游手好閒,故念祖管理旅社會。

太平結識了連弟,二人巧合對一首拉丁舊歌情有獨鍾,特別投緣。另外,國正之母麗英對太平一見傾心,主動追求太平,期間誤會連弟有意相爭,麗英便叫國正幫手,要國正假意追求連弟,以分散連弟心神。母命難違,國正被迫追求連弟,想不到連弟其實對國正早已暗生情愫,結果弄出個大頭佛來,鬧出不少笑話。

太平得知連弟和自己一樣是沙頭角原居民,心裡勾起回鄉念頭,看看自己祖屋。

太平回到沙頭角,重遇當年舊友福鈿和鳳凰,知悉二人竟然是連弟父母,太平抑制住內心激蕩,表現出舊友重聚,細說當年,毫無芥蒂,努力掩飾和福鈿、鳳凰當年一段傷心經歷。

話說當年,鳳凰被太平、福鈿同時追求,太平性格花弗,福鈿老實耿直,幾經轉折,鳳凰終被福鈿鍥而不捨的精神所感動,最後選擇了福鈿,太平意興闌珊,從此遠離傷心地,隻身赴巴西生活。太平在外生活艱苦,幾經努力儲夠錢開設餐館,終賺到第一桶金,投資得道,成為富翁。太平這次重遇福鈿和鳳凰,見二人恩愛,默默寄予祝福。

這邊,福鈿心裡十分不安。眼見發跡後的太平,年屆中年仍然風度翩翩,外形討好,對鳳凰依然細心體貼,回看自己卻陷入中年危機,頭開始禿又有大肚腩,加上添水和福欽危言聳聽,不禁擔心鳳凰和太平舊情復熾。於是,福鈿暗裡偷「修身」,企圖保住鳳凰令人啼笑皆非,惹來笑話連篇。

後來,福鈿發現太平與連弟來往甚密,村中人又說三道四,福鈿竟擔心太平是次真正對象是連弟,大為緊張,後來知道連弟真正對象是太平的養子念祖,正欲鬆一口氣之際,竟傳來太平已和連弟是父女之說,福鈿和太平皆忐忑不已。

凰凰的樓花投資失利,福鈿生意陷入危機,簡家經濟受困擾。鳳凰無計可施向太平借錢,太平向鳳凰查問連弟是否他的女兒,鳳凰愛家情切,不置可否有心誤導,太平以為連弟真是其女,遂允借錢助鳳凰。事後,凰思前想後,始終過不了良心譴責,最後還是向太平坦言連弟不是他所出真相,表示太平不需因為這個「關係」借錢幫她。太平不予計較,仍然幫助簡定渡過經濟危機,但上天弄人,好人不得好報,太平竟因心臟病發身亡。

太平遺囑公佈,部份遺產計歸連弟所有,福鈿一家即起激變,村民皆認定連弟是太平親生夫,福鈿和鳳凰就應否化連弟DNA事上各持己見,鳳凰察覺福鈿對自己和連弟態度有變,知福鈿不信任她,二人決裂,揭開家變之幕。連弟心情不好,念祖又另有新歡,幸得青梅打馬的好友余小魚(小魚)和國正開解,心情稍得平伏。

國正因為幫助連弟平伏心情,和福鈿及添水關係緩和。但金蘭這個災星就沒有這樣簡單化解了……

金蘭老家貧窮,生活拮据,為了一家生計,便離鄉別井,跑到深圳卡拉OK當伴唱,賺錢養家。因而結織了添水的姪兒尹有財。金蘭天生遇到俊男便頭暈身慶六神無主,對愛情充滿憧憬,於是,很快就和有財一起。初時,有財對金蘭也不錯,常到深圳相陪,金蘭未幾有孕,有財對金蘭態度隨之起變,唯金蘭並未察覺……

金蘭為了BB有居港權,鋌而走險偷渡來港生仔,尹冠軍順利在港出世,金蘭則被遣返內地。有財初為人父,不無喜悅,答應金蘭照顧冠軍,可是不足一年,有財已不勝其煩,遂把冠軍帶回內地交給金蘭照顧,以不想麻煩添水操勞照顧冠軍,及不想小孩子沒有媽媽愛錫為藉口,氹得金蘭留下冠軍,自始,有財樂得回復自由身。

金蘭向有財提及婚事,有財都以拖字訣,成功把婚事一拖再拖。及後,有財藉詞想早日建立和金蘭及冠軍一起的幸福家庭,哄騙金蘭借錢給他往英國,金蘭不虞有詐,把所有積蓄奉獻給有財。金蘭的好友都認為有財存心騙財色,替金蘭不值,金蘭持反調,對有財依然死心塌地。事隔多年,冠軍已屆六歲,金蘭依然一心一意等有財回來。

金蘭為了方便冠軍每日到香港沙頭角區返學,及可以多些機會向添水等人相問有財消息,便決定把所有積蓄拿出來和兩位好姊妹租下中英街(華界)一間鋪頭做服裝生意。

金蘭和姊妹們秀色可餐,靚女生招牌引來不少生意,對面福鈿舖生意大受影響,招惹福鈿肚不滿,堅決和金蘭「惡鬥」。添水和福鈿對金蘭無好感,認為她是不正經女子,懷疑冠軍非有財之子,所以拒絕問金蘭透露有財所有消息。金蘭覺二人有心刁難自己,對福鈿心存敵意。因而,金蘭和福鈿都互不賣賬,二人在生意惡鬥連場,惹來連番笑話。

國正必未調入沙頭角吃苦頭之前,某次和友人到深圳卡拉OK吃喝玩樂,與金蘭發生誤會,印象甚差。後來,國正被調入沙頭角,再看見金蘭拋媚弄眼爭生意舉止,便判定金蘭是一個只向錢看的壞女人,二人因此產生不少誤會及爭執,火星撞地球。

直至有財返港騙金蘭把冠軍交給他帶返英國一事,國正始看到金蘭真實內心的一面,金蘭重情重義情操,為了兒子幸福而犧牲自己的偉大行為,令國正對金蘭刮目相看,且漸生愛意……

冠軍在校內非常活躍,經常被同班同學及家長投訴,班主任敬強為了瞭解冠軍家庭狀況,多番致電金蘭,由於敬強磁性的聲音和真摯的問候,令到金蘭對敬強產生了強烈的幻想及愛意。金蘭的好姊妹看在眼裡,鼓勵金蘭把握良機,不應「放過」敬強,金蘭初時斷言拒絕,後來幾經思量,終接受姊妹提議接受敬強。於是,金蘭便藉口想多點瞭解冠軍在學校的情況,多番相約敬強見面,更刻意改變自己形象和舉止以迎合強所好,二人漸生情愫。

另一方面,國正眼見敬強和金蘭一起,心裡不是味兒,但無奈敬強是他多年老友,最後還是黯然退出「情場」。金蘭同敬強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,發覺自己刻意迎合敬強的行為很是辛苦,懷疑自己在自欺欺人,自己根本不愛敬強,金蘭感到十分矛盾混亂,多次找國正傾訴,國正左右做人難,一樣迷惘,不知如何是好……

金蘭和國正相聚的時間漸多,金蘭竟感覺到自己跟國正一起時遠比跟敬強時愉快輕鬆,金蘭終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是國正。金蘭、國正、敬強三人關係頓見複雜曖昧。最後,金蘭忍受不到繼續騙人騙自己,終坦言向國正表白愛意,向敬強提出分手。敬強誤會國正出賣自己,橫刀奪愛,與國正反目成仇。經國正多番解釋,終得敬強諒解,冰釋前嫌。

國正和金蘭以為二人感情終可安定下來的時候,耀宗和金蘭親弟金吉受念祖唆擺,誤入歧途,為了發達,竟勾結走私,連弟無辜牽連在內,被警方遞捕。國正和福鈿為連弟四出找方法相救。未幾,查出念祖才是原兇,而揭發金吉和耀宗是同黨是救助連主的唯一方法。

一個可能不是自己親生的連弟,而另一個肯定是自己所出的簡家唯一香燈的耀宗,福鈿陷入兩難之地,到底應該是揭發耀宗救連弟,還是「棄女保子」……另一邊廂,國正亦甚困惱,到底應該為連弟而告發金蘭的親弟金吉呢?還是,為金蘭、為愛情,犧牲無辜的連弟?國正和金蘭的感情受到嚴峻的考驗,到底國正、金蘭、福鈿三人面對親情、感情和正義的困境中,應如何是好?


Slovakia | 1x90 Dragon Ball Super | Norton Antivirus download free